宁波银行高增长的背后 向上而生的同时也需向善而行

字号+ 作者:洞见真知 来源:洞见网 2020-05-29 11:26 我要评论( )

最近,宁波银行卷入风波,导火索是宁波银行一名客户经理,因不堪工作压力,5月初在自己居住的小区内跳楼自杀。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事件赶上宁波银行公布2019年年报,这让宁波银行连续多日抢占了舆论高点。

员工自杀背后

员工自杀和宁波银行财报本是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但实际二者也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无论是从2019年宁波银行的年报还是从2020年一季报看,宁波银行的业绩都足够耀眼。

宁波银行高增长的背后 向上而生的同时也需向善而行

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宁波银行实现营业收入350.81亿元,同比增长21.26%,收入增速在所有上市银行中排名第七;实现营业利润152.9亿元,归母净利润137.14亿元,同比增长22.60%。营业利润同比增速在所有上市银行中排名第二,归母净利润增速上直接位居榜首。

拆分2019年宁波银行的营收:利息净收入195.64亿元,占比56%;手续费及佣金收入77.84亿元,占比22%。这反映出宁波银行在零售上具备一定优势。

利息支出 255.90 亿元,同比增加 18.39 亿元,而利息支出的具体细分上,吸收存款的涨幅较大。2019年宁波银行吸收存款7792.24亿,同比增速20.49%

几项靓丽的数据,量化在财报上的是一个个上涨的指标,但是体现在员工身上的则是一项项压在身上的重任。

当下商业银行间竞争日益激烈,各商业银行下放给员工的任务指标越来越严格,这一点在信奉狼性文化的宁波银行中体现的更为明显。

根据宁波银行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年末,宁波银行的在岗员工为17337人,负责公司业务、个人银行业务的员工,分别是5170人和4900人。与之对应的是,2019年,宁波银行客户数量的明显的增长。

企业客户达到38.17万,比2019年初增长29%;个人客户1384万,比年初增长26%。这也就意味着每名对公的客户经理,平均要维护74家企业客户,一年拓展17家。

服务个人的客户经理,一人要平均对接2824名个人,一年开拓583位客户。宁波银行一线业务人员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一直以来,宁波银行都对外强调自己的差异化竞争路线:大银行做不好,小银行做不了。具体操作上,不直接与背景雄厚的银行抢夺蛋糕,而是主动接纳大银行没法服务到的长尾用户。

同时为中小银行无法提供服务的客户提供便利。这使宁波银行积攒下竞争力、金融业务和服务的覆盖面不断增加的同时,运转上也被按下“快捷键”,这些都为宁波银行高压环境的形成标下了注脚。

而宁波银行员工的自杀,也将光鲜行业背后的残酷展现到了公众面前,引人深思。

资产风险上升

对上市银行来说,资产质量的衡量标准来自于贷款,贷款的组合结构、贷款质量包括贷款损失准备规模、不良贷款余额、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等都需要重点考量。

对宁波银行来说,资产质量的情况恐怕并没有盈利上表现得那么强势。根据宁波银行2019年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宁波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0.78,这个数字在所有上市银行中排在最低,直接反映出宁波银行的贷款质量比较优质。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和2019年两年,宁波银行的不良贷款比例都稳定的保持在了0.78这个数字上。不光年报显示如此,2019年全年四个季度报和2020年一季报上,宁波银行的良贷款比例都保持在了0.78上。

从哪个角度上看,“0.78”这个数字都过于巧合。媒体分析,一次不良贷款率相同可能是意外,如果是连续六七次保持相同的不良贷款率,宁波银行可能涉嫌刻意追求不良贷款良好而进行财务造假。

宁波银行在贷款上累积的风险也体现在贷款减值准备上。贷款减值准备即用于补偿贷款损失的专项准备。2019年,宁波银行的贷款减值准备为217.02亿元,2018年这个数字为174.95亿元。

一年间,此项财务指标的增长幅度达到24.05%,这个数字也在说明,宁波银行自己也在抵御风险上加了码。

被下调评级背后:贷款敞口大

事实上,宁波银行在贷款方面存在的问题已经被市场盘得门清。3月末,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将六家银行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其中宁波银行就榜上有名。

其余的5家分别为:南京银行、苏州银行、深圳农商行、广州农商行、富邦华一银行。除富邦华一银行外,五家银行为农商行和城商行。

穆迪指出,这五家的共性是贷款组合对经济下行更为敏感,原因包括小微企业敞口较大、贷款多元化程度较低、对最受影响的行业或地区的贷款敞口较大。

此外,几家银行贷款发放扎根本地,当中部分银行所在城市的制造业和贸易相关行业易受潜在的全球需求萎缩影响。

宁波银行上,存在着较大的小微企业敞口,其贷款组合相对集中于浙江省。查阅宁波银行年报时发现,不单单是贷款区域性集中程度上高,宁波银行的贷款风险还体现在行业上的集中。

2019年,宁波银行的贷款主要集中于商务服务业、制造业、商业贸易业,贷款金额分别占贷款总额的17.49%、15.69%和8.92%。而不良贷款率高的几个行业,则主要集中在住宿餐饮、文体娱乐产业、商业贸易等领域。

值得一提,在2020年,这几个行业也是受疫情冲击最大的几个行业。由此可见,宁波银行在贷款方面隐藏着一定的风险。

一直以来,江浙沪地区都是富庶之地,也是中小微企业作为集中的地方,这样的优势为宁波银行的开枝散叶提供土壤,也成为宁波银能领跑36家上市银行的重要原因。

但是高歌猛进不代表高枕无忧,无论是财报显现风险隐忧还是员工自杀事件,都在给宁波银行提醒:追求高业绩、向上而生的同时,也别忘向善而行。

本文来自时评网,文章标题:“宁波银行高增长的背后 向上而生的同时也需向善而行”,文章链接:http://www.localonline.com.cn/finance/financial/754.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