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代落幕:新浪将从纳斯达克退市,200多家中概股何去何从

字号+ 作者:洞见真知 来源:洞见网 2020-07-10 12:28 我要评论( )

北京时间7月6日晚间,纳斯达克上市企业新浪宣布,公司董事会收到由New Wave MMXVLimited(以下简称New Wave)发出的非约束性私有化要约。该要约提议以每股41美元现金的价格收购New Wave尚不持有的公司全部发行在外的普通股。

资料显示,New Wave是一家注册于英属维京群岛、由新浪董事长兼CEO曹国伟控制的公司。

中概股回归潮中,更多的企业如网易、京东等企业选择两地上市,总市值仅剩26.33亿美元的新浪则由最大股东发起私有化要约的形式,先从纳斯达克退市。

关于私有化财团的构成、价格以及未来的去向等等,新浪目前仍未有进一步披露。有人猜测,新浪将回归科创板,但新浪内部人士表示目前都不做回应,因为私有化方案本身能否通过还存在变数。

目前新浪的市值仅为26.33亿美元,而旗下最值钱的资产微博市值为89.23亿美元。对于市场来说,门户已经成为负资产。“门户已死”这个话题,在PC网联网向移动互联网的迁移完成后,已经没有悬念。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新浪成功孵化出微博,但也先后错失了信息流、短视频、直播等诸多大势。

因此,一团迷雾中的新浪私有化引发了众多猜测。其中之一是,私有化将让新浪管理层拥有100%的控制权,在曹国伟的带领下,这家企业在寻求新增长点,谋求多元化业务布局上将更有保障。而另一个猜测则是新浪将与其他互联网巨头重新结盟。

一个时代落幕:新浪将从纳斯达克退市,200多家中概股何去何从

至于属于新浪新的商业故事,没有人猜得出来。

变革者终被变革

二十年前,挥舞着互联网大旗冲向纳斯达克的新浪,2019年总收入为21.63亿美元,其中微博收入占比这82%。门户广告收入只有2.16亿美元,同比下降25.4%。

但新浪网才能代表新浪曾经拥有过的光辉岁月。

1997年是一个让互联网怀念的年份。这一年,传统媒体首次触网,一篇题为《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的文章在“四通利方”论坛传播开来,48小时阅读超过了2万。这在互联网界讨论甚广,技术第一次革新了人们的信息获取方式。当时这篇帖子发布的体育沙龙版版主名叫陈彤,也是四通利方的第一个编辑。

一年后,新浪网上线,它的前身正是“四通利方”,和它最初刊登的那篇文章一样,新浪网成为业界津津乐道的对象。

在传统媒体还在遵循严格的采、编、播长周期流程时,新浪网的编辑只需要动动手指,就可以将事发仅有十几分钟的新闻发出,并推送到所有订阅用户的手机里。这刷新了人们对新闻的认知,从此新浪定义了中文门户的标准。

新浪也被看作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互联网公司。1998年,中国互联网络服务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有网民117.5万人,而新浪的巅峰访问量即可突破200万次。在网络上看新闻,是当时中国网民上网冲浪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1999年,新浪筹划远赴纳斯达克上市,因当时互联网内容服务被认定为电信增值服务,因此不允许外资进入。新浪为解决这一问题,提交重组方案,将与互联网内容相关的服务和资产剥离出来成立内资公司,母公司四通利方则在纳斯达克上市,同时四通利方要和国内的内资公司签署软件技术服务、股权质押等一系列协议。

这便是著名的“VIE结构”,也名“新浪模式”,此后网易、百度等一系列中国互联网企业统统使用这一模式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

门户网站革新传统媒体,也成为互联网的开垦者。2000年前后,第一次互联网泡沫破裂,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从5000点一路狂泻至1100多点,缩水80%。伴随着泡沫破裂的序曲,三大门户网站新浪、网易、搜狐与纳斯达克一同经历着破发、市值大幅缩水,股价跌至不足一美金。

根本问题在于互联网当时没有足以让人信服的商业模式。网络广告在整个广告大盘的份额少的可怜,消费互联网也尚未诞生。

后来中国移动成为了当时几大门户的救星,其推出的“移动梦网”业务,由内容提供商提供服务,费用从用户的手机话费里扣,最后中国移动再分成给内容服务商。当年度,腾讯有1000万的利润几乎全部来自移动梦网,网易也因此盈利。

门户网站作为互联网的代表活了下来,才有了后面的故事:一款叫OICQ的即时通讯软件悄然生长,一款叫《热血传奇》的网络游戏首次进入中国市场。与非典一起袭来的“免费开店”狂潮,这一代中文互联网巨头相继出生了。

移动梦网的大获成功,证明中国网民有着强烈的社交与互动需求,这支撑了后来一系列中文互联网服务的繁衍生息。

这也揭示了,仅仅提供分门别类的信息服务,包罗万象的BBS并不足以满足用户,注定只能成为时代的过客。

移动时代的变革更加迅猛,流量入口从电脑转变为手机,几大门户的江湖地位随之沉落。

但是,这几家公司都抓住了自己的机会,网易转向游戏,新浪造出微博,搜狐有了视频服务和搜索,腾讯更是跑出了社交与游戏两匹马。只是命运各不相同,结局也相差悬殊。如今,曾经的四大门户腾讯市值6600亿美元,网易614亿美元,新浪26亿美元,搜狐仅有3.98亿美元。

至于门户业务本身,几大网站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后,都曾设法调整产品,但从结果看,都无法与今日头条这样的信息流产品匹敌。公司已经转型,但属于门户的时代终究是过去了。

中腰部中概股的窘境和机会

20年后,新浪已经不在互联网头部阵营中。回过头看,除了大力发展微博把握住社会化媒体这一张牌,此后的信息流、短视频、直播等赛道,新浪都没能进化出足以支撑业绩的产品。

如今,微博也面临收入困境,用户在2020年Q1攀升至5.5亿月活,成为中文互联网舆论的主阵地之一,但商业上特别是广告收入四面楚歌。

早年间微博摆脱了公知依赖,曾有过几年快速增长,但泛娱乐社区的天花板也并不算高。自2018年后,新浪市值就连续下跌,其中有头条系崛起的原因。但本质上在于微博自身再也没能讲出新的故事。

新浪的这次私有化,从时间点看起来,更像是被动为之。随着瑞幸咖啡在美股市场扔下的一颗雷,炸醒了无数美国投资者。美国参议院更是通过了《上市公司问责法》草案,以加强对外国企业的监管。草案内容中表明,任何一家外国公司连续三年未能遵守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审计要求,将被强行退市。

法案留下了足够的缓冲期,但全球化格局变化不等人。不到三个月时间,已经有5家中概股正式表达或被传闻私有化。中概股归家的进程在不断加快。

据华兴证券的研究报告统计,符合港交所2018年上市新规要求、有可能寻求在港二次上市的中概股合计只有36支。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其余二百余只中腰部中概股的选择,大概率是退市。

新浪也在36家符合二次上市的名单之中。但一位投行人士分析认为,“两地上市成本高”,对于新浪而言,“美股已经不是合适的融资渠道,不如直接退市”。以新浪目前26.33亿美元的市值而言,私有化的资金还在可承受的范围内。

New Wave表示,其计划以债务和股权相结合的方式为收购提供资金,并期望在签署影响收购的协议时作出最终承诺。

至于未来是否二次上市,一位分析师表示,对于优质中概股,A股和港股市场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开放,本土投资人和海外投资人均对二次上市的企业展现出热情。

特别是回港上市,成为大多数人眼中的最优解。“与十年前科技股上市的风潮流完全不同,十年前中国的新兴高科技企业纷纷赴美上市,经过十年的发展,这类企业目前已经发展成熟甚至不少已经成为巨头,在这种时候选择回归港股,对于香港市场和企业而言都是好事。”一位港股投资人表示。

A股市场同样值得考虑,此前科创板和创业板皆推行了注册制,上交所、深交所也开始接受VIE结构,这意味着,中国本土的资本市场已经逐步在与国际接轨。

私有化的变数

今年3月,美股多次熔断,在美二百余只中概股市值合计缩水超千亿美元,新浪股价一直徘徊在低位。“眼下是私有化的好时机。”上述投行人士称。

但随着私有化要约发出,新浪股价开盘即涨10%,股价已然接近了私有化价格41美元。这为私有化的前景大大增添了不确定性。

上述投行人士表示,确实有部分股东认为曹国伟开出的价格略低。

一位新浪内部人士看好未来私有化带来的管理红利。在他看来,私有化完成后,公司管理层将进一步加深对公司的管理权,对于新业务的开展、多元化布局的尝试有着更广阔的空间。

根据新浪向美国SEC递交20-F文件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新浪有65,384,161股,董事长、CEO曹国伟持股13.5%,有58.6%的投票权。其中,曹国伟通过New Wave持股12.2%,有58%投票权。

与丁磊和张朝阳不同,曹国伟并不是新浪的创始人。早在2001年,纳斯达克爆发危机的时候,面对新浪股价持续下跌的局面,当时的董事会逼走了原新浪创始人王志东。以后很长时间,新浪换过几任CEO,但并不长久。

直到2009年,曹国伟接任CEO一职时,新浪才真正有了主理人。当时曹国伟迅速以每股1.8美元的价格购入新浪9.4%的股份,成为新浪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解决了新浪的控制人之争。

在这之前,围绕新浪的控制权展开过几番攻势,最为著名的当属盛大网络。2005年2月,盛大组织其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四家公司,在美国公开市场大肆购买新浪股份,仅用了两个晚上,盛大偷袭新浪后,持有其19.5%的股份,从而一跃成为新浪第一大股东。因为这则收购消息,新浪人没能过好春节。

互联网舆论氛围一度高涨,因为高盛发布报告认为,“新浪和盛大的联合,可能主导当时中文互联网的行业格局”,两大“巨头”的联手显然会对当时几大门户多足鼎立的局面产生影响。

但三天后,新浪发动了“毒丸计划”,即股东购股权计划,成功击退了盛大。次年,提出反收购计划的曹国伟就接任了新浪CEO一职。不过,由于此前管理层的几度减持,新浪的股权整体仍较分散,存在众多中小股东。这也增添了新浪私有化的变数。

相比之下,新浪子公司微博的股东构成较简单。据微博2019年年报,公司第一大股东为新浪,持股比例为44.9%,投票权为71%。阿里巴巴全资子公司Ali WB Investments HoldingLimited的持股比例为30%,投票权为15.8%。

实际上,此前有传言称阿里曾寻求增资以控股微博,但遭到曹国伟拒绝。微博最终没有选择在困境中投靠巨头,而是开始了二次创业。

无论是新浪屡次打赢收购战还是微博坚持自主发展,都不难看出曹国伟对于保持公司独立的执念。

对于资本市场来说,新浪目前可能不是一个好标的。港股分析师告诉AI财经社,“港股投资人目前即便有投资高风险产品的意愿,但仅愿意从本身就了解、且有一定资产支持的公司开始,而不是去做全新的投资选择。”这一点体现在此前京东和网易二次上市时已有表现,两家公司合计从港股市场募集了约70亿美元,但网易和京东都有不错的资产,前者为游戏IP,后者为物流体系。

但在上述新浪内部人士看来,“下一步去哪儿不重要,眼下首先要先完成私有化”。

本文来自时评网,文章标题:“一个时代落幕:新浪将从纳斯达克退市,200多家中概股何去何从”,文章链接:http://www.localonline.com.cn/finance/stock/1085.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洞见网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洞见网
洞见网
洞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