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祖国可曾批评过你?

字号+ 作者:洞见 来源:洞见网 2020-04-20 23:41 我要评论( )

一本《方方日记》让舆论一片焦土。

“挺”与“贬”好像都怒目圆睁,互不相让,纠缠在一起。

而力量似乎又都势均力敌,旗鼓相当。谁是赢家呢?

恐难有答案。

所以,时下谈“方方”,显然是自讨没趣之事。或得罪一方,或里外不是人。

但职业使然,总想说几句。至少有四个观点,是我想表述的。

其一,方方作为中国公民,有写作或表达的自由,这是法律赋予她的权利。

若无事生非,捏造事实,对他人造成伤害;或超越自由的边界,违反了国家法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当前,一些人以私德为由禁止她人说话,甚至戴上诸如“全民公敌”、“卖国贼”、“递刀尖”、“送炮弹”之类的帽子,恐有些“文革”遗风了。

更有甚者,将她与大汉奸汪精卫相提并论,这就有侮辱她人嫌疑,涉嫌犯罪了。

一个开放多元的社会及自由的讨论空间,一定会是中国进步的重要力量。

其二,《方方日记》是方方的个人行为、个人视觉、个人评判。

有一种声音认为,方方日记秉承了史家精神,不迎合、不苟且;不盲从,不煽情。句句从肺腑中淌出,充满着包容、理解与等待。

肯定了文章有一定的建设性,那是因为有自己的建议、也有民间的提醒。

字里行间是对这座英雄城市及父老乡亲的一片深情。

应该说,方方日记在整个武汉疫情中,是“唯一”而非之一的。可视为积极的进步力量,其释放的善意是可圈可点的。

其三,舆情批评方方,有它的正当性、合理性。

方方作为体制中的人且官至正厅,理论上不应独立存在于公众利益之外的“体制优势”。

今天,方方有写作的自由,也应该有接受监督、批评的胸怀。

而方方现象,从另一个角度讲,也是在拷问着我们现行的体制、机制,以及它派生出来的情、理、法间的一些互为因果的矛盾冲突。

要生拉硬扯方方是“吃体制的饭,砸体制的锅”的“饭锅论”,无疑也是站不住脚的。

但当外界有误解或利用了她的《日记》贬损中国时,她应该以国家利益为重,并负有第一时间作出正面澄清的道德义务。

若放任了这种曲解,为境外势力在不经意间提供了口实,对国家造成了事实上的危害,就是没端好这口锅抑或有背叛祖国之嫌了。

那么,国人对她的指责或对她的主观意图产生怀疑,就有了民意基础与合理性。若这个属性成立,良心作家就与她相去甚远了。

其四,攀诺贝尔奖,更是笑谈。

还有一种声音认为,方方日记丑化了祖国和人民,以抹黑中国去迎合西方,目的是企图问鼎诺贝尔文学奖。

说这些话的群体,是浅薄也是幼稚的。

平心而论,方方的日记仅为“纪实”。就文学而言,无论逻辑、艺术、审美、人物刻画等等都上不了台面。

我也曾读过方方的一些小说,如《奔跑的时光》、《树树皆秋色》、《祖父在父亲心中》等等。

这些小说非常一般,方方在我的心目中,也仅为一位“二流作家”。

即便在国内,方方的作品要登大雅之堂也难。若说她想去攀诺贝尔奖,就扯得太远了!

要知道,诺贝尔奖的权威性,在于它的公正性、典型性。它在全球的影响力,美誉度,是足以让我们欣慰的。

因为诺贝尔奖的权威背后,是评奖程序“对学术市场的基本逻辑”给予了充分的尊重与应用。从这个意义上讲,诺贝尔文学奖要给方方,就是天方夜谭了。

当下,方方已处在风暴的中心!

细心的朋友,我期望你们能注意到:迄今为止,党和政府没有只言片语批评或谴责过方方。

也许是想通过方方日记向全世界证明:

中国是有言论自由的,也是保障人权的。维护《宪法》的尊严是坚定不移的!

对西方广为散播的“中国无言论自由”和“缺乏人权”论,就是一个最有力的回击。

今天,方方日记所引发的海啸般的正负效应,方方始料未及,主管部门恐怕也不曾预料。

或许,这可倒逼我们的高层作一些深层次的思考:

如大疫当前。什么才是百姓所关心关注的?

我们该怎么办?

对外,由新华社发通稿?

对内,统一一个声音?

还是应该多种声音?

怎么才能挖掘个体视觉中的积极因素?

怎样才能引领社会的舆情主流?

相信,此事很快会摆上议事日程的。

前段时间,有两篇感觉不错的文章。一篇是《方方日记:国内问世没有塌天,海外出版也不会地陷》、第二篇是《难道方方是神经病?

这些文章的特点是理性,客观。细心读,会感觉于理、于法、于情中,也有礼、有节、有据。

但随之呼啸而来的是“民粹”、“愤青”的账号,它们裹挟着浓厚的极端个人主义的亲故色彩,在那里宣泄、谩骂。一时间,黑云压城,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如此走向,是很难与他们“和谐”或沟通的。以己之见,能沟通则沟通,没必要在争论中去求结果。

争赢了,对方下不了台;争输了,自己脸面没地方搁。

毕竟,输赢的双方,绝大部分都是爱党、爱国的。

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民族,确实需要多种声音。

而多种声音是一个国家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但这种声音必须是建立在客观、良知、道德之上的。

记不得哪位名人说过这么一段话: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会被认为是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大疫当前,善始者实繁,克终者盖寡。

智慧的声音,永远是最动听的音符;善意的释放,才是最美妙的神曲。

一本《方方日记》放在历史的长河中,可谓沧海一粟。

若干年后,当拨开尘封的历史,再来回首那本薄薄的《方方日记》。

也许,那会儿才是“故事”娓娓道来的时候……

本文来自时评网,文章标题:“方方,祖国可曾批评过你?”,文章链接:http://www.localonline.com.cn/start/people/250.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