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村并居的教训:不能用建设城市的办法治理农村

字号+ 作者:洞见真知 来源:洞见网 2020-07-12 16:06 我要评论( )

现在,对合村并居的认识基本趋于一致:这是一个广受批评、给局地带来灾难性后果、不受农民欢迎的失败政策。改革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或许这就是代价。

及时叫停合村并居,符合人民群众的诉求,体现了对社会舆论的关切。回过头来冷静反思,为何一片反对声中,这种政策能够大范围推广开来?

为何农民的利益需要经过那么艰难的较量才能得到维护?其中原因很多,有一条至关重要,那就是:用建设城市的办法去治理农村。

面对农村广袤的土地,想当然以为,像城市搞房地产那样,一定能够挖掘出巨大财富。那些设计和制定政策的人,或许脚上压根就从来没有沾过泥土,他们根本不知道农村的真实情况。

上世纪80年代,以联产承包责任制为突破口,极大地释放了农村生产力。这个政策主要解决的是温饱问题,是最大限度解放劳动力生产力,让农民吃饱穿暖。

大多数富裕起来的农村,其实走的是脱离农业本身的城市化、商业化道路。比如,有一定名气的华西村、南街村、西霞口、大邱庄、袁家村等等。

庞大的农业人口、落后的生产方式,决定了大多数农村短期内很难走上高效集约的现代化道路。

那么,让农民上楼是不是就可以加快这种进程呢?

如果能够有足够的社会保障,把农民养起来,确保大多数人即便放弃土地也能保证有稳定收入,农民也会接受放弃土地的条件。

可是,现在哪有这个财力。某种程度,解决农民的问题,还得靠农民自生自灭。他们宜农则农,宜工则工,宜商则商,遇到危机难以为继时,还可以退守到宅基地和责任田上,保证不会挨饿。

最典型的就是农民工,在城市与农村之间游离,在游离中淘汰和选择。城市化速度虽然很快,但对大多数家庭来说,至少经过三代人才能完全与农村脱钩。因为,进入城市的第二代人,他们背负着沉重的压力,还没有条件把第一代人供养起来。

况且,第一代人是农村的守望者,他们的根在农村,从情感上也不愿意脱离农村。再过二三十年,待第一代农民自然消亡后,农村的情势就大不一样。

现在农村发展也很不平衡,有的美丽宜居,有的空心空巢,有的城乡结合,有的古朴保守,这就决定政策的施行也不宜搞一刀切、一线平推。

农民愿意不愿意,十分重要。如果操之过急、简单粗暴,损害的不仅是农民的切身利益,也会让政府背上沉重包袱。

合村并居的教训:不能用建设城市的办法治理农村

因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需要对人民的稳定幸福兜底。拆房子容易,得人心难。一时政策冲动,拆掉房子是瞬间的事,可是恢复与维护老百姓的幸福生活,则没那么简单。

人挪活,树挪死。城市人口流动性强,是以相对健全的社会保障为基础。农村人安土重迁,因为土地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命根子。

前段时间热炒的“农民退休制度”,短期内根本无法实现。如果连这种保障都没有,硬把农民与土地剥离开,无异于将他们推向悬崖。

概括起来讲,有以下五点基本判断:

第一,农村土地并不像城市土地那么值钱,不会产生多少溢出价值,土地财政这条道路在农村行不通。

第二,乡村振兴的根本在产业基础,农村产业的转型、升级、提效需要的是输血,需要的是资金支持、人才支持、技术支持,这些核心需求与大拆大建毫无关联。

第三,所有改革都是以调动人的积极性为总开关,农村问题总归需要用农民的力量去解决,如果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缺少获得感,不愿参与进来,无论多么完美的理论,都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实践问号。

第四,需要正视当前农村发展的现状,正视农民的实际承受能力,他们为了小康已经拼尽全力,需要稳固发展成果,改善生活质量,推倒重建的勇气和能力不足。

第五,社会发展有其内在规律,时机成熟会一呼百应、水到渠成,否则硬干必有硬伤,办好农村的事急不得,硬不得,尤其不能提脱离实际的目标和口号,几千年的农业社会、小农经济并非一无是处,有其存在的合理性,还需要保持一份敬畏之心。

农村人向往高质量的生活,但农村建设发展的规律与城市大不相同,简单套用城市建设办法必然会碰钉子。

总之,一把钥匙解决所有问题的时代过去了,步入深水区的改革需要智慧和耐心,也允许犯错误,但应尽量把错误成本降到最低,避免盲目无谓牺牲。

农民是衣食父母,农村是根之所植、情之所系。青山绿水,美丽乡村,是永远萦绕不变的梦想。

本文来自时评网,文章标题:“合村并居的教训:不能用建设城市的办法治理农村”,文章链接:http://www.localonline.com.cn/view/internet/1091.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