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秀结案了,苟晶却沉默了

字号+ 作者:洞见真知 来源:洞见网 2020-07-02 12:10 我要评论( )

29日晚,半夜鸡叫。此前相关部门拿着尚方宝剑,在没有对外公布的情况下直接进入聊城,彻查震惊全国的陈春秀、王丽丽高考被冒名顶替事件。这一夜,终于通报了调查结果。苦主陈春秀、王丽丽终获说法,两案合计46人分别受到严肃处理。

虽然迟来的正义已非正义,但总比没有的强。办完就死了的舅妈,也沉冤得雪了。事实证明,什么都往死人身上推,不仅没道德,也没技术含量。

令人意外的是,一干人等全是最基层的官员,连个稍大点的苍蝇都没拍到。在处理上,更显得缩手缩脚,有高高拿起,轻轻放下之嫌。除了主要当事人被立案侦查,被采取强制措施外,其它参与造假的关键人,仅仅以处分和降低退休待遇了事。

我不知道陈春秀满不满意,反正广大群众不满意,不服气,有话说。如果连窃取人生这样的恶人都能逍遥法外,犯罪成本这么低,怎么能够震得住凡间这些吃人的妖孽?

陈春秀结案了,苟晶却沉默了

比如说直接操办的崔校长,带着校办主任和得力小弟,面对自己品学兼优的女学生,真是下得去手。三人一番骚操作,直接就把陈春秀的大好前程,狸猫换太子的偷给了别人。

案发后,对崔校长的处理就仅仅是降低退休待遇?而另外两个帮凶竟然连个处理措施都没有?这样一起影响恶劣的高考舞弊大案,处理速度之快,态度之坚,过程之细,应该给予肯定,但明显用力过轻,确有蜻蜓点水之嫌。

如此罚酒三杯,恐难以达到震慑的作用。县城的江湖还是那个江湖,不怕水深,就怕水浑。刚开始冒名顶替的陈艳萍说,是死去的舅妈花2000块钱找中介办的,还真有很多人信了。

事实证明,2000块钱办不成这事,也压根没有这样的中介。一个有钱的爹,加上一个有权的舅舅,就能串起一条线上29只蚂蚱,跳来跳去,然后把陈春秀像蚂蚁一样踩死了。

把一个理科生546分的高考成绩,换成自己仅考了303分的外甥女的,这得是多大的工程?仅仅相关资料手续的更改,就需要学校、招生办、派出所、邮政局等多个单位密切协作,而且得配合默契、高度配合。

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卡顿、有人质疑,这事都成不了。但一个乡长就做到了。看看陈春秀案处理的相关责任人,最大的官也就是个正科级干部,却能把手里的权力运用的淋漓尽致,把底层的政治玩的风生水起。别小看科级干部,在底层,那就是老百姓的天,可以呼风唤雨,遮天蔽日。

还记得湖南新晃的邓世平案吧。被杀后埋在学校操场下整整16年!家人到处找,找学校、找公安、找检察院,提供线索,反映问题,可就是没有管,也没人问。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如果不是赶上中央严打,施凶者另案事发,估计邓世平还将继续背着几个大石头,沉冤操场,死不瞑目。

无非,他也就是得罪了校长而已。校长算什么官?在行政序列里,根本算不上什么领导干部。但校长能调动的资源多,管你局长、院长,孩子总得读书吧。何况,县城里的江湖盘根错节,有个事互相照应开个绿灯,这已是明面上的规矩,谁还用不着谁呢?

很多时候都是心照不宣,举手之劳。下了班把酒言欢,桑个拿K个歌,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更可怕的是,在县城的江湖里,还有数不清的家族政治,裙带关系,指不定哪个人,背后都是半城公卿。他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就看对谁。

对于陈春秀这样的江湖之外的农家女来说,那就得按他们自己的那套规矩来了。所以也就不难理解,陈春秀在发现自己被人冒名顶替后,维权之路有多难。到招生办去打听情况,人家爱理不理,最后竟然让她证明自己是自己。

去派出所,受到种种刁难,更是无功而返。如果不是媒体的持续跟进,省一级的强力介入,陈春秀大概率也就这样了,认命也得认,不认命也得认。

谁会关心一棵草的命运呢?反正野火吹又生,一岁一枯荣。当然,我们也不能总纠着问题不放,也得看到积极正面的地方。总不能人家不做你批,做了你也批,这可不是理性监督的作派。

此次调查结果,至少有三个方面值得肯定:第一,没有一拖了之,从舆论发酵到公布结果,也就半个月时间。第二,没有一删了之,网上这么多口诛笔伐的文章,都活的好好的。第三,没有一躲了之,不仅查了陈春秀王丽丽案,还一并表达了对242冒名顶替者及苟晶案的处理态度。

这就是一种进步。相比较有些省份的强势删帖,讳疾忌医,山东的高层已经非常开放包容了。事实证明,处理结果一出来,山东的天塌了吗?聊城的天变了吗?没有,我们觉得山东反而变得乾坤朗朗了,风清气正了。

没有正气山东,又哪来的好客山东呢?只是希望,在后续两个问题的处理上,不仅能给出真相,更能给出霹雳手段,让参与贩卖人生者,从严从重得到处罚。比如242名冒名顶替的问题,就不能仅仅以考生自愿一推了之,而是应该一人一案,逐一查清,绝不姑息。

至于苟晶案,涉及两次高考,可能更复杂一些。究竟真相如何,多少人参与,都希望给公众一个交待,给苟晶一个说法。

我很奇怪的是,陈春秀结案了,但苟晶却沉默了。已经几天没有了她的消息。她是在被威胁还是在妥协?她是在等待,还是在后退?只是,我隐隐的觉得,此次调查处理没那么简单。尤其在分寸拿捏上,颇为讲究。

两起简单的冒名顶替事件,就处理了46人,更为复杂的苟晶事件,以及涉及面更广的242人冒名顶替者,该要处理多少人?那可不是一个小数字,甚至会伤筋动骨。所以,也真难为了调查组。

说完山东,再说其它。高考冒替可不是山东一省独有,其它省市是不是也该跟进?毕竟,教育公平是一个社会最基本的公平,没暴露不代表不存在。

出了这么大的事,闹了这么大的动静,作为教育系统的最高主管部门,不能也不应该沉默。我们希望教育部能及时发个声表个态,最好能牵头开展全面清查行动,切实给历史一个交待,给未来一个期待。

最后,希望我们相关部门和涉事大学,能做好受害人的善后事宜。不是处理了就结束了,就完成任务了。该补偿的补偿,该恢复学籍的恢复学籍,该满足他们读大学的愿望就满足他们的愿望,这本来就是属于他们的。

被一帮蛀虫们偷走人生,不是他们的错。如果只有真相,没有补偿,则处理毫无意义。

本文来自时评网,文章标题:“陈春秀结案了,苟晶却沉默了”,文章链接:http://www.localonline.com.cn/view/opinion/1055.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洞见网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洞见网
洞见网
洞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