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苟晶命运的第三种力量

字号+ 作者:洞见真知 来源:洞见网 2020-07-05 11:27 我要评论( )

苟晶一案结果公布,但争论并没有止息,甚至阵营之间的分歧更大。焦点在于苟晶的学习成绩,以及她深谙网络运作的弄虚作假套路。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时隔23年,邱老师和她的女儿终于为当年的行为付出惨痛代价。苟晶无论对结果是否满意,至少了却一桩心愿。网络热度过后,恐怕她还需要重新梳理自己的过往和未来。

影响苟晶命运的第三种力量

无论每个人情感价值的天平偏向那一边,这场以牺牲人性道德、公平正义为代价的较量,没有任何赢家。每个被改变的命运,都伴随着挣扎、煎熬和撕裂。

23年时间,不长不短,多少陈年旧事都变成历史,很多事情其实并不能用现在的眼光进行审视判断。

调查通报中,客观还原了当年高考招生录取的一些细节,就是这些细节对苟晶以及当年她的同学们影响特别大。

第一,苟晶的高考成绩问题。调查显示,苟晶1997年第一次参加高考551分,第二年569分,而总分是900分。551、569,这两个分数实际上是个假分数。

那时山东高考录取实行的是标准分制度,以考生卷面得分为基础,进行复杂的计算机运算后,重新得出一个新的分数,这个分数叫标准分。考生能够查到的是自己的标准分,而实际原始分究竟考了多少根本不知道。

据说实行标准分的初衷是为了衡量综合素质,对那些偏科考生影响比较大。比如,A、B两名考生,如果A考生语文120分、数学120分,B考生语文110分、数学130分,两科成绩之和相同。但是换算成标准分时,他们肯定成绩不一样,这与每科成绩的总体排名有很大关系。

也就是说,决定考生成绩优劣的不只是考了多少分,还与标准分的换算规则有很大关系。有人因这个规则获益,也有人因这个规则受损。

从苟晶会考成绩看,她总体成绩普遍不理想,而且还有偏科问题,在核算标准分时毫无疑问占不到便宜。2000年后,山东取消标准分,恢复按原始分录取。

第二,委培生问题。现在,委培生已经是个历史名词。1998年之前,高校招生规模数量有限,对县城高中来说,本科过线率就是个硬指标。但是,有些学校已学会打擦边球,开始有一些变相增加招生计划的做法。

那就是像通报中讲的,学校与地方教育部门签订委托培养协议,额外录取委培生。委培生比正式录取的考生分数低,毕业时不包分配,更重要的是学费高。

比如,1997年邱小慧以苟晶之名上的北京煤炭工业学校,每年委培费是4400元,这还不包括学费和生活费。23年前,这笔钱对普通农村家庭来说,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

那时小麦价格大概6毛一斤,仅委培费一项就相当于7400斤小麦的钱。农村家庭孩子,无不是手里攥着父母卖粮食的血汗钱踏进校门,他们求学过程中背负的包袱不只是贫穷,还有内心的愧疚和压力。

苟晶以亡父之名探究真相,恐怕与此也有很大关系。1999年开始,大学招生数量逐年增加,招生录取比例不断提升,迈进大学的门槛相对容易,委培生、大中专等淡出人们的视野。

山东考生不容易,山东农村的考生更不容易。如果不是生在山东,不是生在农村,不是处在那个年代,苟晶的大学梦断然不会如此曲折。然而,这些都是不可改变的命运。

对苟晶影响最大的,其实是她所处的那个年代,以及那个年代下的各种政策和规则。活在政策和规则之下,是永远无法改变的命运。

用当下的眼光往后看,二十年前的东西往往显得陈旧不堪,甚至荒诞不合理,但在那个时代、那个环境,就是广而适用的规则,谁都违逆不了。

我们所苦苦追求的,无非是让政策和规则更趋于公平,尽量避免制造最坏的结局。所有恩怨,终归于原谅和放下。

此时此刻,皈依佛门的苟晶应放下一切,有所释然。希望这不只是一场闹剧和悲剧。

做好眼前的事,是最大的责任。谁敢保证,再过二十年,没有后人向今天追讨公平?

本文来自时评网,文章标题:“影响苟晶命运的第三种力量”,文章链接:http://www.localonline.com.cn/view/opinion/1069.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洞见网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洞见网
洞见网
洞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