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教育,是为穷人的教育!

字号+ 作者:洞见真知 来源:洞见网 2020-07-02 12:22 我要评论( )

(1)前几天,山东通报了聊城两起冒名顶替上学问题的调查处理情况。

客观地说,调查很清楚,责任很明确,处理也较为妥当。但之所以选择在深夜公布,还是想尽可能减缓对舆论的刺激。因为,教育公平被践踏触及到了社会公平正义的底线。

冒名顶替是一个复杂链条,需要打通很多环节,涉及多人作恶。冠县陈春秀被顶替一案中,涉及人员非常多,其中有两个人罪大恶极,不可饶恕。一是冠县招生办主任冯秀振,二是武训中学校长崔吉会。

冯秀振作为主管招生的第一责任人,居然帮助顶替者寻找猎物,篡改档案,这道闸门守不住,其他环节就一泄千里。放在古代,他真的会被处以极刑。校长崔吉会,出生在冠县万善乡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却反过来施害于陈春秀这样的农家孩子,枉为人师,有负武训中学盛名。

(2)武训,是冠县人的骄傲。

由于家贫如洗、目不识丁,武训当佣人时被人作假账欺骗,受尽凌侮屈辱。从21岁开始,武训立志行乞兴学,他拿起铜勺,背起褡袋,用30多年时间,靠乞讨筹资1.7万吊,置田300余亩。

1888年,武训建起第一所义学,教师、学生都是他跪求过来的。为兴办义学,武训一生不娶妻,不置家,免受妻室之累。光绪帝颁以“乐善好施”匾额,策封他为“义学正”。

1896年4月23日,武训去世,终年58岁,师生哭声震天,送殡者达万人。《清史稿》记载,武训临终时“闻诸生诵读声,犹张目而笑”。

为了穷家子弟,武训逢人便跪,见钱不弃,其性最韧,其心至仁。

陶行知写过一首《武训颂》,高度概括了他的一生:朝朝暮暮,快快乐乐。一生到老,四处奔波。为了苦孩,甘为骆驼。与人有益,牛马也做。公无靠背,朋友无多。未受教育,状元盖过。当众跪求,顽石转舵。不置家产,不娶老婆。为著一件大事来,兴学,兴学,兴学。

(3)继武训之后,陶行知是另一位为穷人办学兴教的倡导者、践行者。

他书香门第出身,却以农民自居;受过高等教育,却毕生致力于平民教育。毕业于金陵大学,美国留学归来,陶行知不从政、不经商,毅然投身于最广大的农村。

他的目标是筹措100万元基金,征集100万位同志,开设100万所学校,改造100万个乡村。陶行知亲自编写《平民千字课》和《老少通千字课》,奔走于全国各地,义务教农民识字脱盲。

经数年不懈努力,全国农民识字率上升了二三十个百分点。1927年,他在南京郊外创办了著名的晓庄师范。和牛马羊鸡犬豕做朋友,对稻粱菽麦稷棉下工夫。

这副对联清晰明了地概括了陶行知的办学宗旨。为了劳苦大众,我们吃草也干!为了受苦小孩,我们要饭也干!

晓庄师范是陶行知的命根子,他付出了全部身心和财产,直至生命。1946年,因积劳成疾,陶行知病逝,年仅55岁。

二千年前孔仲尼,二千年后陶行知。陶行知之后,还有多少为穷人、为平民的教育?今天,当重点学校越来越多,名师大家越来越多,寒门子弟读书求学的出路在哪里?

真正的教育,是为穷人的教育!

(4)滇西贫困山区,有位用生命教书育人的满族女教师,她叫张桂梅。

1974年,她从东北牡丹江到云南支援边疆建设,扎下根来就是一辈子。少年丧母,青年丧父,中年丧夫,苦难没有让张桂梅折腰。她来到最艰苦的华坪县,当过孤儿院院长,一个个孤儿的悲剧让张桂梅意识到,提高山区母亲的素质,将至少改变三代人。

2002年开始,张桂梅筹办了全国第一所全免费的女子高中,1645名贫困女孩从这里走进大学。在这所学校,没有什么培优班,所有学生都是一样贫穷,一样平等,学校和老师对每一个学生负责。这些年来,张桂梅把100多万工资、奖金全部捐给教育事业。

现在,她一没家庭,二没财产,还没健康。但是,张桂梅救了整整一代人,这是用命换来的。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张桂梅是教育界的良心,也是一个高尚社会的源头。苍老的容颜,瘦弱的身体,高贵的灵魂,伟大的胸襟。数不清的张桂梅为教育蜡炬成灰,极少数蠹虫却在挖教育的墙角。

伟大与渺小交错,高尚与虚伪缠织,铺陈开的是天壤之别的精神分野。多少人桃李留芳、问心无愧,还有多少人无地自容、永遭唾弃。

教育不是生意,不是交易,不是欺骗,是良心。真正的教育,是为穷人的教育,是对最贫弱者的拯救。

本文来自时评网,文章标题:“真正的教育,是为穷人的教育!”,文章链接:http://www.localonline.com.cn/view/society/1056.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洞见网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洞见网
洞见网
洞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