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中国志愿军向美军开战

字号+ 作者:洞见真知 来源:洞见网 2020-08-02 14:32 我要评论( )

1950年10月1日,本是建国一周年的大喜之日,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新中国领导人们,看着盛大的阅兵式和沸腾的群众游行,却心存忧虑。

就在这一天,联合国军兵锋直指三八线,麦克阿瑟向金日成发出了要求北朝鲜人民军投降的敦促书。两天后,金日成的一封急信被送达北京,“急盼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直接出动援助我军作战!”百废待兴、一穷二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久之后就与世界第一强国兵戎相见,打响了轰轰烈烈的立国之战。

一、美苏棋局

日本投降后,美国和苏联的势力以北纬38度线以界,将朝鲜半岛一分为二,冷战铁幕降临后,大韩民国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于1948年先后成立。两个政权在意识形态上尖锐对立,且都积极备战,半岛形势不断恶化。1950年6月25日,北朝鲜军队大举越过三八线进攻,朝鲜战争爆发。

北朝鲜的金日成原本踌躇满志,在战前向斯大林保证,美国不会参与战争,因为进攻将在三天之内取得胜利,美国即便有心干预,也没时间进行军事准备和部署。但事实证明,他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也低估了华盛顿的决心,战争爆发仅仅五天之内,美国就全面卷入了朝鲜战争。 四十年后的萨达姆也犯了类似的错误,没料到进攻科威特会招致美国迅猛的海湾战争,这是个需要汲取的经验,美国人不惜一战的决心并不像政治宣传里所体现的那么低。

按照美国原本的战略布局,在远东地区能守住日本、菲律宾即可,南韩乃至中国台湾都可以是弃子。但北朝鲜的进攻,被视为社会主义阵营向资本主义阵营的公然挑战,而美国作为西方世界的带头大哥,必须抵制苏联发动的任何进攻或制造的紧张局势,否则人心散了,队伍就散架了。

而朝鲜战争的爆发,也客观上使得新中国解放台湾的计划被无限期推迟,成为一个历史遗憾。由于美国错误地把朝鲜战争理解为社会主义阵营全面进攻的序幕,所以第一时间就派遣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并抛出了“台湾地位未定论”。国民党当局早已被美国人弃之如敝屣,这一下子又成了香饽饽,令蒋介石绝处逢生,他当即主动请缨,愿意出兵3.3万援助南韩。这严重刺激了北京方面,中美的梁子就此结下。

虽然北朝鲜此前就武力统一征求过中国的意见,但并未告知军事计划和行动细节。在战争爆发后的第三天,金日成才派一名校官来北京通报情况,这令中国领袖颇为不满,“他们是我们的近邻,战争爆发也不和我们商量,现在才来打招呼。” 而苏联的算盘则打得很精。

新中国成立后,经过艰苦的谈判,与苏联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这让苏联吐出了原本从国民党手里攫取的不少好处,其中就包括对中国东北的中长铁路和旅顺、大连的控制。失去了太平洋不冻港的苏联,转而把希望寄托到了北朝鲜身上,如果战争顺利,能掌控釜山、仁川;如果战争不顺,紧张的局势也会令中国更加倚重苏联,主动要求苏联军队继续留驻旅顺、大连。基于这样的算计,斯大林支持北朝鲜的进攻,但自己又决不能与美国发生直接冲突。

二、保家卫国

战争初期,北朝鲜军势如破竹,苏制T-34坦克开道,士兵又中不乏参加过抗日战争和中国解放战争的老战士(解放军中的3个朝鲜族师被移交给了北朝鲜),战斗力很强。但面临釜山这一最后的据点,却久攻不克。

1950年9月15日,美军在北朝鲜主力背后的仁川登陆,并立刻向汉城突击,朝鲜人民军腹背受敌、功亏一篑,七万人的部队撤回三八线以北的不足三万。而反败为胜的美国开始变得头脑发热,决定一举打过三八线,对北朝鲜政权斩草除根,一路推进到鸭绿江边,最终招致中国军队入朝。

如同北朝鲜此前低估了美国人的决心一样,此刻美国人也低估了中国人的决心。中国政府虽然一再放话,“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我们不能坐视不管”。但美国政府认为这只是“口头上的威胁”、外交上的“姿态”,麦克阿瑟甚至骄横地断言,“假如中国人要向平壤进军,那里将会有一场血腥的屠杀。”

随着北朝鲜全面溃败,而美国又无视警告,艰难的历史抉择摆在了新中国领导人们的面前。当时很多人还是倾向于“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不打这一仗”,但唇亡齿寒在中国是个妇孺皆知的道理。用彭德怀元帅的话讲,“出兵援朝是必要的,打烂了,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如美军摆在鸭绿江岸和台湾,他要发动侵略战争,随时都可以找借口。”“老虎是要吃人的,什么时候吃,决定于它的肠胃,向它让步是不行的。”如果中美之战不可避免,与其坐等战火烧到东北境内,不如先在朝鲜打,御敌于国门之外。

在那个意识形态壁垒森严的年代,外交政策中有浓重的理想主义色彩,双方都觉得自己站在了道德高地上。新中国有必要通过实际行动来承担国际革命运动中应有的责任,避免自己在社会主义阵营中处于孤立地位。

就这样,中国出兵朝鲜成为定局。1950年10月19日,新组成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渡过鸭绿江,这确实令美国措手不及。疏于防范、兵力分散的美军被志愿军重兵突袭,一路向南败退。

不到三个月,志愿军就攻克了南韩首都汉城,意想不到的胜利令国内欢喜若狂、奔走相告,呼吁趁热打铁,将美军彻底赶走。但身处前线的彭德怀元帅深知胜利背后的代价和困难,不禁焦躁道:“速胜论的观点是有害的。我们的报纸怎么能这么宣传?解放个汉城就这样搞,要是丢了汉城,怎么交代?” 客观来说,彼时的中国处于战场优势,如能以胜利者的姿态结束战争,则有望争取到最有利的停战条件,台湾问题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问题也有可能一并解决。但这也是事后诸葛亮,在当时的人看来“立地成佛的敌人是没有的”,不应“为美国军队取得喘息时间”,反而要“宜将剩勇追穷寇”,把美国人彻底赶下海。于是我们拒绝了联合国停火议案,和三个多月前的美国一样,犯了轻敌的错误。

三、人海火海

志愿军入朝三个月,发动了三次大战役,虽然战绩喜人,但消耗巨大,“战斗和非战斗减员已接近部队的半数”,且多是击溃战,少有歼灭战。对付南韩军队这种软柿子自然是摧枯拉朽,但却始终难以成建制歼灭美军。

与现代化的美军相比,中国军队赢得胜利的唯一优势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前仆后继、不怕牺牲,正是在朝鲜战场上,涌现出了杨根思、邱少云、黄继光等家喻户晓的战斗英雄,但生产力的巨大差距不能全然依靠血肉之躯和大无畏精神去填补。譬如在长津湖战役中,为阻止美国海军陆战队南撤,中国工兵三次将其必经之路上的水门桥炸毁,可美军用了不到三天时间,就在这样一个远离本土的偏僻山区,架设了一座载重五十吨的钢制桥梁,从而逃出生天。

70年前,中国志愿军向美军开战

面对美军的强大火力,中国军队即使围住了美军,甚至以数倍于敌的兵力包围,最终也不能将敌人全部吃掉。整个朝鲜战争期间,唯一投降的完整美军连队是黑人二十四团C连,能歼灭美军一个整编建制团也是少有的战果。在战争中后期,国家领导人也意识到不应设定过高的战略目标,“只要求我军每一个军在一次作战中,歼灭美英土军一个整营,至多两个营,也就够了。”

更要命的是,在美军强大的空中封锁下,中国军队的后勤补给线受到严重威胁,甚至不断中断,随着战线南移,补给的劣势更加突出。这让我军缺乏持续攻击的能力,每次攻势最多只能持续八天,这个弱点被美军称之为“礼拜攻势”。

缓过神来的美军每次面对“礼拜攻势”就有序撤退,避开我军锋芒。而在我军强弩之末、弹尽粮绝之际,立即将重兵投入反击,机械化部队的推进速度惊人,并靠自身强大的火力拼消耗,这给我军造成了很大杀伤。 1951年3月14日,中国军队放弃了汉城,但也在第五次战役后将美军北进的势头顽强阻击了下来。除了麦克阿瑟这样的战争狂人,绝大多数西方政要一直怀疑朝鲜战争是苏联设计的亚洲泥潭,诱使美军陷入持久战,然后苏联就要在欧洲发动真正的攻势,这样的顾虑让美国一直惮于对中国进行全面战争。

到了1951年6月,双方都意识到同一个问题,全面军事胜利在短期是不可能实现的,并且为帮助他人统一朝鲜是否值得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

于是战势沿着三八线进入了僵持对峙状态,朝鲜战争打了整整一年又回到了战争爆发时的状况,随后进行了长达两年的停战谈判。

能与世界头号强国打成五五开,这让中国恢复了一个大国和强国的形象,也为国家安全赢得了缓冲地带,更给予了一代代国人不畏强敌的底气,这在今天显得弥足珍贵。“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

而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来说,真正值得继承的,是在认清战争残酷真相后依然拥有卫国牺牲的勇气,而不是无知无畏下的不计后果。将那段惨烈的战史轻松化、神剧化,恰恰是对先烈的不敬。

本文来自时评网,文章标题:“70年前,中国志愿军向美军开战”,文章链接:http://www.localonline.com.cn/view/society/1289.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洞见网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洞见网
洞见网
洞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