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刘文彩家真的有水牢吗?收租院又是什么样子的

字号+ 作者:评论网 来源:评论网 2020-09-29 12:24 我要评论( )

民国时期,战火纷飞,各路势力粉墨登场,上层社会的争权夺利让广大人民群众生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

可越是在乱世,越是会有具有优势的人利用这个一切失去控制的世道欺压弱势的老百姓。他们锦衣玉食,对于他们而言那是天堂一样的时代。而对于被他们压榨的人们来说却是人间地狱。

而在四川这个易守难攻的地方,更容易出现地方割据势力,也是在这里出现了一位臭名昭著的地主刘文彩。但是仍会让人疑问,刘文彩真的会在自己生活的家里建造这样一个耸人听闻的水牢吗?他们家著名的收租院又会是什么样子的?

莫须有的水牢

光绪年间生的刘文彩,出生在一个风云变幻的年代。生在四川省大邑县安仁镇刘家墩子的他却没想着要离开家乡闯荡出新天地,为乡里乡亲谋福利,反而因留在家乡争权夺利,横征暴敛、鱼肉百姓,而被当地群众半真半假地称为“刘老虎”。

也因为这个听起来有些可怖的外号流传甚广,让他在民间有了许多真真假假的传闻。有人说他杀人如麻,草菅人命。也有人说,他发狂时,会闯入村民家中强抢民女。还有人说他一言不合就会发怒把人关进他家暗不见天的水牢里。

四川刘文彩家真的有水牢吗?收租院又是什么样子的

而把人关在水牢里这个传闻因为作为素材写入了文艺作品中而流传甚广。在四川这样一个天府之国,一个恶魔真的会制造出一个人间地狱吗?

当解放以后,人们兴奋地踏入神秘的刘文彩庄园中,想要探究真相时,收获的却只是失望。刘文彩家并没有水牢,但是传闻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这个所谓的水牢,其实是存放鸦片的仓库,为了保证鸦片的质量,刘文彩在里面制造了一个润烟池,水牢的“水”,也是在这里。失望的人们却没有因此放弃,反而在仓库里放上各种可怖的刑具,把仓库伪装成了“水牢”,一伪装便是数年。

刘文彩家水牢的真相就是刘文彩没有在自家放一个水牢,但是人们为他创造了一个。

莫须有的罪名来自于人们的相信。“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人们总是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即使是谎言,也会为它补全一切证据证明其存在。可惜的是,人却喜爱罪恶。一边叹息世上再无善良,一边只愿相信世上有纯粹的罪恶。

人们总能轻易分辨童话和传说的荒诞,公主不会只嫁给王子,仙女与穷小子的完美爱情只是虚构,却很少会说女巫也许没有伤害女主角,王子的亲吻也许真的会有奇效。那些可能存在的温暖和爱,都被冠以愚蠢之名。

人们很少跟进社会新闻的真假与后续,看客的正义只在看到的一刹那迸发。之后社会新闻的虚假与公正判决只是不被关注,只留下“世道险恶,人事艰难”的评论。

历史和现实都是如此,不总是阴险狡诈,阴谋暗夺,也不总是惊险刺激,平淡如水才是普通的人生。人们大概应该多问问自己,为何只记得黑暗而忽略了光明,只记得别人的恨而遗忘了好。

为了恶而造恶

如果只是撒了个弥天大谎,这个谎言是如何让那样多的人们被蒙蔽,却没有人揭穿的呢?答案很简单,这就有关于那个特殊年代的特殊原因了,水牢真相是为了宣传而宣传,为了恶而造恶。

刘文彩是一个恶人,这毫无疑问。背靠着军阀亲弟弟,他一边大肆敛财,一边疯狂兼并土地。他的幸福生活,建立在贫苦人们的血肉之上,甚至为了争权夺利,屠杀革命党人。这样大的罪恶,让他即使是在建国后不久寿终正寝,也逃不脱审判与骂名。

而冷月英就是骂他的人其中之一,也是她让水牢这个传闻有了“证人”。她诉说自己在水牢里待过的日子,地狱般的生活让人心生害怕与愤怒。只是这个谎言在那个年代却无法被终止。那个年代非黑即白,地主狗崽子当然是越坏越好,他的罪恶越多,批斗他就越是正义。

即使是人们已经发现了真相,也不能说出口。反而应该在刘文彩家里再次建造一个水牢,甚至在派别争斗中,冷月英的对立派别因为揭开这个潘多拉魔盒而直接落败。最后谎言越来越真实,越来越逼真,真相也越来越无法说出口了。特殊的年代连说真话的资格也没有。

唯物主义讲究辩证法,评判人的善恶不是因为一件真善美就能改变的。世上少有人真正的黑与白,大多是黑白交织的灰,最终决定的还是人更靠近黑还是更靠近白。也许恶人无所谓多一条罪名,刑罚不会因此增减,但是任何人都有不接受无妄之灾的权利。

为了塑造一个恶人形象,而为这位恶人编造各式各样骇人听闻的谎言,是侮辱了对方,出了这口恶气,却也侮辱了自己的内心。一如荒诞的抗战神剧,原本的罪恶已足矣,无需放弃自我再编织。这是尊重事实。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尊重事实是最基本的准则。

收租院的虚实

真实与虚妄交织的世界很难说清真假,而文艺作品允许的虚构也是让刘文彩的水牢留名的重要原因。除了选入课本的文学作品以外,以刘文彩庄园作为原型的还有中国现代大型泥塑群像《收租院》。

同样创作于特殊年代的雕塑,现在陈列于四川省大邑县刘文彩庄园,与润烟池放在一处难免有些讽刺。

融合了各族文艺工作者心血的收租院根据当年地主收租情况,在现场构思创作,共塑7组群像:交租、验租、风谷、过斗、算账、逼租、反抗。它们以情节连续形式展示出地主剥削农民的主要手段──收租的全过程,共塑造114个真人大小的人物。

雕塑家融会贯通西洋雕塑技巧与中国民间传统泥塑的技巧,生动、深刻地塑造出了众多不同身份、年龄和个性的形象,这在中国现代雕塑史上是第一次出现的。

而群像与收租环境浑然一体,收租情节与人物心理刻画通过人物神态和体态展现的淋漓尽致、惊心动魄,集中地复原了封建地主阶级对农民剥削压迫的残酷社会现实,令人身临其境,对当时的社会现状有了更深的理解。

这幅作品也许称不上精美绝伦,却用事实说话的暴力美学,直接了当的击中人心灵深处的柔软。

这样真实的罪恶才是人们应该关心的。虽然它听起来并没有水牢那么震撼,好像只是普通地主老财剥削长工,但取材于于事实真相,尤其是陈列于罪恶的庄园,更是富有冲击力。罪恶不是越苦痛越严重,相反那些真实存在的普通罪恶才是最震撼人心的。

可笑人们总习惯于关心更耸人听闻的,却遗忘了真实的。罪恶本就没有等级之分,听起来可怕,却未必是真的,大罪是罪,小罪也是罪,如果只是为了追求刺激,那么人们所追求的公理与正义便失去了意义。

受害人最怕的不是自己受过的伤无人问津,而是听到“这样的小事算什么,比你惨的多了去了”。世上本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但人们若能对于那些真正受伤的人多些关心,也许不会再有像现在这样多博人眼球的虚假社会新闻。

本文来自商业评论网,文章标题:“四川刘文彩家真的有水牢吗?收租院又是什么样子的”,文章链接:http://www.localonline.com.cn/view/society/2254.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