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年,德国青年鲁斯特驾机突降红场,苏联两千官员被免职

字号+ 作者:评论网 来源:评论网 2020-11-24 19:00 我要评论( )

红场,意为“美丽的广场”,它承载着俄罗斯人的重要记忆。它是首都市中心,靠近莫斯科河畔。用条石铺成的它也是莫斯科最古老的广场,它见证了历史。

1987年,德国青年鲁斯特驾机突降红场,苏联两千官员被免职

在它的西边是列宁墓和克里姆林宫的红墙及三座高塔。同时它也苏联的兴衰的旁观者,而在苏联时期,就在这里发生了震惊全世界的“红场飞机事件”。

一位名叫鲁斯特的德国青年驾驶着飞机突然降临红场,苏联也有两千位官员因此被免职,甚至算是间接导致了苏联的解体。这架外国飞机是怎样穿越重重阻碍到达的红场呢?一架小小的飞机又为何会让苏联人如临大敌?至于之后这位德国青年的命运又是怎样的呢?

多种巧合

1987年的某日,一位脸上挂着笑容的小伙子站在红场上微笑着向周围人解释自己来自何方时说,赫尔辛基。但这时,他的飞机就在他的身边,游客们正奇怪的看着这个少年。

而此时距离苏联解体的那个圣诞节还有四年时间,一个看起来重要却没人庆祝的节日“边防战士日”,一架机尾上涂着联邦德国国旗的单引擎飞机降落在克林姆林宫仅咫尺之远的地方。游客们面面相觑地注视着飞机上下来的春风满面年轻小伙子被一头雾水的苏联警察押走。

没有人知道这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会发酵成耻辱。一个有着仅仅四十多小时飞行时间的西德业余飞行爱好者,没人能说清这个年轻的少年究竟为何要来苏联。

但他能够来到苏联的确是一个巧合。鲁斯特经过了周密准备飞向莫斯科,他设想过许多场景,却没想到自己真能降落在红场上。西方军事专家给出的答案是苏联国境线长,空防系统难免有漏洞,再者,体积小又飞行速度慢的轻型飞机不易被发觉。

就鲁斯特自述中,他被苏联的飞机跟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应该还是像苏联所说的,错以为是国内飞机。鲁斯特是幸运的。在此之前,苏联击落了美国的高空侦察机,韩国航空公司客机偏航被导弹击落,机上两百余名乘客无一幸免。

但苏联也因此被西方声讨了有关于人权的问题许久,苏联变得谨慎,不希望被抓住把柄。而鲁斯特这架神奇的飞机。虽说是经过了周密计划想要到达目的地莫斯科,但是却在西方军队对比下显得极为随意。

两周前鲁斯特从航空俱乐部租来一架小型飞机,开始到欧洲各国去进行旅行。在飞往红场的那一天,他从赫尔辛基马尔米机场起飞,原定目的地是斯德哥尔摩。只是飞机按预定航线飞行了几分钟后,突然向东折去,自此音信全无。

机场方面的导航人员认为他是迷航或是出了意外事故。但他只是向东调转机头后,快速飞跃了芬兰湾。然后这架飞机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了苏联领空,长驱直入,没有人阻拦,没有人击毁,安全而悄然飞抵莫斯科。

鲁斯特甚至考虑直接降落在克林姆林宫内,但是由于没有合适的降落平台,才转而降落在瓦西里大教堂,直至最后戏剧性的降落在红场上,而他本人被逮捕。

表面上看起来,这只是一次叛逆少年想要闯荡危险领域的极限旅行。实际却是让人们看到了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局限性以及大厦将倾的未来,苏联军方由此引发大地震。

以小见大

鲁斯特驾飞机闯入红场是使苏联领导人极为难堪的。按理说苏联具有足够的空防能力保障边境不可侵犯。因为苏联不仅有陆、海、空三个军种,更有一只专门的独立军种,国土防空军。

国土防空军的建设一直被苏联政府摆在极为重要的地位,尤其是同美国开展军备竞赛时,苏联从国防预算中拨出大量款项共防空军研制和购买先进的防空武器和装备。还在全国构成了多层次,立体化的防空体系。在莫斯科周围,甚至还有被称为“胶皮套鞋”的防空系统。

苏联人们以它们为自豪,认为可以防御美国的核打击。被苏联人视作神祇一般存在的防空系统,却脆弱得像是一张薄薄的纸。这一张写满了谎言的白纸被一家小型民用飞机轻易地捅破。这相当于是直接在苏联人的脸上扇了一个巴掌。

一架非军用飞机竟轻而易举的穿过了苏联人的重重安全屏障,直插苏联心脏。这暴露出了苏联军队中长期存在的许多问题,特别是在其防空系统中低空防御方面的漏洞。

而苏联防空军队的优柔寡断,以及缺乏军备意识工作消极的问题,没人敢真的相信,会有一架外国飞机能进入领空,即使看到了,也认为是自己看错了,这样过于自信的心理状态,也最终酿成了外国飞机降落同场的闹剧。

当然也有阴谋论说,是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鲁斯特进行了秘密交易。

因为事件的结局是,苏联国防部长谢尔盖·索科洛夫被撤职,他所犯的错误是“指挥军队时犯有严重过失”,与此同时,苏联还撤销了三百多名军职的职务。因这一事件而受牵连的军官有两千余人。

而时任苏联克格勃主席的弗·克留奇科夫曾在一次秘密谈话中透露,当时戈尔巴乔夫指示,让克留奇科夫保障鲁斯特安全飞抵莫斯科。事情真假未知,但红场飞机事件正好发生在了苏联军政首脑在东柏林参加华约组织会议期间,军方重申要保卫边界安全。

而被免去职务的索科洛夫元帅和防空军总司令科尔多洛夫则是戈尔巴乔夫的政敌,他们在华约组织是否要解散的问题上,具有很大分歧。这样决然的措施在苏联历史上是空前的。这很难让人不联想到他是在借题发挥。

已经僵化了的苏联体制没有因为戈尔巴乔夫一厢情愿的改革而有真正的改变,反倒是叶利钦因为这场运动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力,让苏联解体的进程加速。

叛逆少年

鲁斯特究竟是为什么来到苏联尚有多种疑问,虽说他自己在法庭上是宣称自己为了寻找友谊而来,联邦德国政府和广大民众以及鲁斯特的父母也一再请求给鲁斯特一宽恕,但这并不能让恼怒的苏联法院放过这个叛逆少年,他们还是以非法入侵罪判处了鲁斯特有期徒刑四年。

但原本籍籍无名的鲁斯特在一夜之间成为了联邦德国家喻户晓的飞行英雄,他驾驶的那架飞机也被一位欧洲商人买去准备展出赚钱。四年牢狱之灾换来的成名,在有些人看来是并不怎么亏的,毕竟能够家喻户晓的机会可不多。

况且他最后也没有真的坐上四年牢,仅仅十四个月他就被释放了。鲁斯特回国后,依旧受人关注,可是他却没把人们心中英雄的举动继续下去。两年后,他再一次陷入牢狱之灾,这一次却没人帮他说话了。

他自述对于女护士的爱超过了常理,因此强吻了她,又因为实在无法忍受自己过剩的感情,女护士被他刺成重伤,这次实打实坐了两年半大牢。

时间调到二十一世纪初,苏联已经解体,鲁斯特的荒唐却没有结束。鲁斯特盗窃了一件毛衣在商场被抓获,这次倒不坐牢了,被处以五千欧元罚款。此后鲁斯特又沉溺于赌场,曾在拉斯维加斯赢了七十五万美元巨款,不过没能保持住,很快又成了穷光蛋。

现在的他看起来好像学会了低调做人。不再做那些荒唐事,就只是和妻子居住在柏林,过着普通社畜生活了。在鲁斯特的回忆里,在苏联的经历依然是特殊的,他因为苏联军队感到害怕,又因为自己的目标达到而感到自豪。

在生活中,他确实是一个不怎么靠谱的人,他会因为冲动而强吻并捅伤自己喜欢的人,会因为偷毛衣被罚款。他似乎还是当年那个会因为头脑发热就开着飞机跑去莫斯科上空的叛逆少年。他想过后果,却没想过结束。

苏联早已经成为了尘埃,他所牵扯出的故事也结束了。只是,那个荒唐少年的荒唐故事是否在他的人生之中已经结束了呢?他的荒唐事也许被有心的政治家借题发挥了,但他应该承担的后果,还是要由自己偿还。

小事被大事化处理,其实不是所谓上纲上线,而是那些细节和问题都在小事之中。溃于蚁穴的长堤,那蚁穴也许是常年在那里的白蚁窝,早已侵蚀透了堤坝,却没人去处理。

看起来是因为小事而崩溃,其实是内里已经烂透,只是在表面上有一只小虫子。看起来还是一样强壮,一样茂盛,其实早已经只剩下空壳一副。这也许也不能叫小事被上纲上线,这只是大事被小事戳开了一个小口子,暴露出了内里已经完全腐烂的事实。

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当羊圈里已经没有一只羊,无论怎样维修也失去了意义。即使挖掉了那块腐烂的肉,却不知后面等着的是失血过多而来的更快毁灭,补救也成为了毒药。当它已经有迹象,就不应该被轻视。

本文来自商业评论网,文章标题:“1987年,德国青年鲁斯特驾机突降红场,苏联两千官员被免职”,文章链接:http://www.localonline.com.cn/view/society/2831.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